今日说法

乌克兰的局势再次发生变化。乌克兰会上演“克里米亚2.0版”吗?

图为乌克兰东部平民武装团体的士兵。

信息图片据塔斯社报道,日前,乌克兰东部由非政府武装力量建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领导人萨查尔茨琴科(Sachartschenko)发表声明,决定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小俄罗斯”。

消息来源称,该事件成为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随后明斯克例行会谈的重要议题之一。

《明斯克协议》签署两年半后,乌克兰局势再次发生变化,这是引人注目的。

“这不是革命,而是历史的回归。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萨查尔兹琴科是这样描述的。

他还设计了一面代表新国家的旗帜,它是从17世纪忠于俄罗斯的哥萨克领袖的旗帜转变而来的。

2014年4月7日,顿涅茨克地区爆发群众集会,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并于5月11日就进入俄罗斯举行全民公投。

同年9月16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东部地区特别地位法案,给予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部分地区为期三年的特别自治,但同时强调“这些地区仍是乌克兰领土”。

不到三年后,风暴再次爆发,一块石头激起了一千波。

首先被触动的仍然是乌克兰敏感的神经。

“萨克奇琴科不是政治家,他只是克里姆林宫的傀儡。

”18日,正在格鲁吉亚访问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做出回应。

塔斯社称,波罗申科还表示,乌克兰不会分裂,政府最终将收回对顿巴斯和克里米亚部分地区的主权。

乌克兰议会副议长也在同一天表示,“显然这不是萨查尔兹琴科(Sachartschenko)的主意,这也不是俄罗斯第一次煽动这样的举动。

“面对乌克兰含蓄和明确的指控,俄罗斯相对平静。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重申对明斯克协议的忠诚。

目前不会对其他问题发表评论。

“美国和欧洲也对这一事件表示了关切和担忧。

据自由欧洲电台报道,OSCE当值主席法院警告所有各方“反对危及明斯克协议和挑战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对抗声明或行动”。

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不会支持这一提议”。

据路透社消息,法国和德国都批评并谴责了这一举动,法国还要求俄罗斯采取措施防止局势升级。

此外,乌克兰东部的各种平民武装部队并不是铁板一块,萨查尔茨琴科认为是“国家建设”盟友的“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也不相信这一点。

据乌克兰112电视台报道,卢甘斯克表示,他不知道该计划,并质疑此举的合理性。

“目前,建立所谓的“小俄罗斯”国家仍然是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组织的个人意见,但这也反映出旨在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明斯克协议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和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蒋易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2014年4月,乌干达东部顿巴斯地区爆发武装冲突。

同年9月,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和乌克兰东部的民间武装部队在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但冲突没有完全停止。

2015年2月,签署了《新明斯克协议》。

据英国广播公司此前报道,协议的重点是“立即实现全面双边停火”,并实施一系列政治安排。

目前,协议的执行情况不容乐观。

就在明斯克的定期会谈于19日举行的时候,乌克兰东部爆发了激烈的战斗,造成了许多伤亡。

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OSCE特别代表萨迪克的话说,双方在会谈中就乌克兰东部持续的军事冲突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7月16日,即顿涅茨克宣布“建国”的前两天,据塔斯社报道,乌克兰军方在过去24小时内违反停火协议约57次,并向顿涅茨克发射了约240枚炮弹。

来自联合国人权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乌克兰东部的危机已经造成10,000多人死亡,24,000多人受伤。

“除了难以结束冲突之外,《明斯克协议》的一项重要规定——在乌克兰东部实施选举和宪法改革——在协议签署后并未实施。

”蒋易告诉本报。

然而,广为人知的“小俄罗斯”成立的消息无疑给乌克兰局势和明斯克协议的执行增加了另一个变数。

据乌克兰独立新闻社报道,乌克兰代表团在19日的会谈中强调,萨查尔茨琴科(Sachartschenko)关于建立“小俄罗斯”的言论是破坏明斯克协议的行为,并要求俄罗斯代表团予以谴责。

《洛杉矶时报》也发表了一篇文章,称由于该地区持续的冲突,“明斯克和平谈判一直步履蹒跚。

自由欧洲电台评论道,“明斯克协议是一项摇摇欲坠的停战协定,从未得到充分实施。

早在乌克兰东部混乱开始时,《金融时报》就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几周之后,乌克兰东部不断升级的骚乱似乎都奇怪地复制了同样的脚本。

“现在,乌克兰会上演“克里米亚2.0版”吗?”我不认为这是可能的。

外交学院教授高菲告诉本报,“乌克兰东部和基辅一直在互相恶语相向,这在本质上反映了一种政治存在感。

乌克兰问题联络小组的俄罗斯全权代表格里兹洛夫(Gryzlov)也认为,建立一个“小俄罗斯”的倡议是萨查尔茨琴科对基辅挑衅的回应。

高飞认为,“对俄罗斯来说,让乌龙面留在乌克兰可以确保俄罗斯在乌克兰的长期影响力,从而增加乌克兰问题上的谈判筹码,这远远大于乌龙面加入俄罗斯本身的意义。

路透社18日援引乌克兰官员的话说,“俄罗斯希望向世界,尤其是美国表明,它能够将危机维持在暂停状态,或者在必要时影响局势。

蒋易还认为,建立“小俄罗斯”的可能性非常小。

“当地平民武装团体并不完全控制他们所在的两个东部州;在俄罗斯不愿冒政治风险的情况下,“建国”宣言极不可能得到外部承认。

美联社评论道:“虽然武东的分裂分子在其他地区有一些同情者,但他们在那里没有获得任何领土,也没有政治代表权。”。

“乌克兰危机作为俄罗斯和西方国家之间的核心问题,深受大国关系的影响。

”蒋易分析说。

“美国一直支持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对抗,”美国智库战略预测(Strategic Forecast)1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

随着美国重返乌克兰,和平谈判陷入僵局,建立“小俄罗斯”的提议可以被解释为分裂主义者和俄罗斯支持者对现状的不满。

高飞认为乌克兰危机的真正根源在于乌克兰经济和社会问题的积累。

人们对政府感到失望,这导致了政治混乱。

波兰《新东欧》杂志19日发表文章称,“在乌克兰,73%的人认为他们的生活条件正在恶化。

“因此,这场危机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解决。

高飞说,“目前,明斯克协议仍然是一个可行的计划,需要各方实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