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

“黑人家庭”小蓝不容易入学社会工作者的帮助

前几天,祥瑞社区的一名居民报告说,这里有一名7岁以上的儿童,但她的家人一直无法送她上学,希望引起注意。

对此,记者走访并了解到此事相当曲折。通过努力协调,龙山街祥瑞社区(Xiangrui Community)已经让孩子能够暂时上学,但是要获得学校身份仍然需要孩子的生父尽快完成亲子鉴定。

1月3日,记者联系了龙山街祥瑞社区。

社区工作者吕霄说,居民的报告与实际情况不同,并介绍了整个故事。

居民反映的孩子是小蓝(化名)。根据社区提供的信息和图片,这个孩子看起来很英俊、瘦、胆小和悲伤。

吕霄说,事实上,这件事处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2016年7月底,在社区党员的QQ群中,一名党员反映说,一名在社区租房的农民工担心其子女的上学问题。

社区妇联高度重视这一事件,并发现该党员了解情况。

这位党员说,他是在听别人聊天时听到的,这使得社区工作者很难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经过彻底搜索,社会工作者最终找到了八个可能有类似情况的家庭,并最终在八个家庭中找到了孩子。

在获得小蓝父母和祖父母的个人信息后,祥瑞社区工作人员首先开始了调查。

原来,2009年9月,19岁的山东男孩亚历克斯(化名)和同龄的女孩小雨(化名)在生下女儿小兰之前同居了一段时间。

生完孩子后,亚历克斯和小雨没有因为感情的结晶而更多地坠入爱河。相反,他们时常为生活中的各种琐事争吵,最后分手了。

分手后,他们俩都考虑过寻找自己的未来,但没有考虑如何处置这个孩子。小蓝的祖父母也知道孩子的存在,但他们也忽略了这一点。最终,小蓝的祖父母软化了态度,抚养了她的孙女。

因为亚历克斯很快离开山东被收养,去了其他地方。小雨也失踪了。据说小兰的祖父母已经大到可以和她的大儿子住在一起了。

因为他们有非婚生子女,他们没有登记,成为“黑人家庭”。当他们大到可以上学的时候,全家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2016年夏天,祥瑞社区工作人员通过互联网和当地114电话咨询台找到了小兰的父亲阿乐(Ale),并联系了当地卫生计生委负责人核实此事。阿乐村委会主任也证实小兰出生在保单之外,没有医疗出生证明,所以她没有登记。

核实情况后,祥瑞社区向上级妇联求助。

最后,通过协调,小蓝得以暂时在附近的一所学校学习。

祥瑞社区妇联还为孩子们购买书包和其他学习用品,希望孩子们在新的环境中变得快乐和自信。

事情还没有结束。吕霄告诉记者,社区仍在敦促孩子的父亲亚历克斯尽快完成与小蓝的亲子鉴定。有了相应的结果,小蓝可以在家乡获得户籍,学校可以为她建立学生身份档案。因此,小蓝可以被视为一个真正的小学生,他们也期待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然而,亚历克斯在这件事上有一些困难,因为他有了一个新家庭。他说他要到春节才有机会做这件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